心理专栏
当前位置:盟略心理 > 心理专栏 >
学生们被骗死了,他们背后的问题比作弊更可恶和可怕。
发布日期:2020-06-16 阅读次数: 字体大小:

  骗子横行,小到街头骗钱、碰瓷,大到集团诈骗,甚至是政治诈骗。对骗子,我们自然是恨得咬牙切齿,但是背后深层次的原因,却也需要我们反省。

  山东刚刚考上大学的女生徐玉玉,在9900元学费被诈骗之后,伤心愤懑至死。

  无独有偶,悲剧再次发生。同样是在山东,另一名大学生宋振宁遭遇电信诈骗,不幸心脏骤停,离开人世。

  两名正值青春年华的生命,以一种最不应该的形式陨落了。

  看到这样的事情,我们第一反应当然是觉得骗子可恨。

  骗子可恨吗?当然可恨!他们简直是该死。

  但是静下心来仔细想想,背后还有更可恨、可怕的事情。

  第一可恨:信息泄露者

  那么多骗子可以屡屡得手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能够准确说出受害人的私人信息,比如身份证号、姓名、住址、银行卡号……

  这些信息是怎么到骗子手里的?

  答案自然是被倒卖的。而倒卖这些信息的人,恐怕都是有头有脸、有身份的人。

  我们平时总是能够收到各种广告电话或短信:卖房的、推销贷款的、卖保险的、招揽色情服务的,等等。

  我曾经混迹于地产行业。楼盘推销的一个重要渠道就是给潜在顾客发短信、打电话。

  而这些所谓潜在顾客的通讯方式则都是通过购买获得。比如各大银行的VIP客户,资料可以详细到具体存款区间;各高级会所的金卡会员;4S店的客户;月话费在1000元以上的人……

  相对应涉及到信息流出的单位就有各大银行、汽车销售公司、各大通讯运营商等等。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企业,而倒卖信息的人也都是在这些企业中上班的衣着光鲜的工作人员。

  了解了地产行业如何获得潜在顾客的个人信息,诈骗团伙怎么获得私人信息的,就不难理解了。

  第二可恨:相关部门的不作为

  就电信诈骗来说,不作为的相关部门最直接的是电信运营商,其次是执法部门。

  当然有很多理由可以开脱,因为打击诈骗肯定有一定的难度。

  有难度,不代表办不到,更不代表可以不作为。

  孟子说:“挟太山以超北海,语人曰‘我不能’,是诚不能也。为长者折枝,语人曰‘我不能’,是不为也,非不能也。”

  事实也证明,打击电信诈骗,非不能,是不为。

  电信运营商在利益面前,对例如实名制等制度落实不严,变相对电信诈骗提供了方便。

  电信诈骗的过程涉及到电话通讯、银行转账交易等诸多线索,凭借现有的技术,如果说完全没有办法打击,那是说不通的。不过是是否愿意尽力罢了。

  2012年,日本游客河源启一郎在武汉丢了自行车,警方不是成功追回了吗?

  电信诈骗有通话记录;银行交易有记录,有监控,和在茫茫人海找一辆自行车相比,起码线索要多得多。

  在电信诈骗面前,运营商和执法部门仅仅是在事后发布几条防骗攻略,那是远远不够的。真正需要的是严格执行相关政策,进行打击。

  职责所在,就难辞其咎。

  第一可怕:每个人都是诈骗的变相纵容者

  在昨天推送的文章中有提出一个观点,即我们总是习惯性将人凌驾于规矩之上。

  恰恰就是这种思维,为骗子提供了生长的土壤。

  警察执法也好,发放奖学金也好,本来都有固定的操作流程和相关规定。比如绝对不可能让任何人将钱转入所谓的安全账户。

  如果说我们可以坚定地相信:不符合规矩的事情,可以不做,或者说只要按照规矩办事,我们就不会遭受损失,那这一切发生的可能就会减少,骗子也没有如此之大的空间。

  但是,我们恰恰不那么讲规矩。规矩之外,一切都有可能发生。所以,当骗子似乎有足够证据的时候,我们往往选择了相信。因为我们担心:万一这是真的呢?

  胡适说:“一个肮脏的国家,如果人人都开始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!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,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!一个干净的国家,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,人人都争当高尚,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!人人都大公无私,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!”

  事实证明,这话有道理。如果人人讲规则,很多不轨的行为能够得到遏制。

  比如,保护个人的合法隐私,就是规矩。所以倒卖、泄露个人信息的人可恨 。

  但是,我们是否也做过类似的事情?网上动不动就人肉别人,披露个人的隐私信息。

  纵然有些人是做了错事,甚至是违反了法律。但是,违法的人也同样有合法的权利,应该受到保护。

  一旦我们觉得自己有权利披露别人的隐私,那么有一天我们自己也会被同样对待。

  只有我们每个人都意识到,个人隐私信息需要得到平等保护,形成这样的社会氛围,我们的个人隐私才会得到保护。

  社会氛围的形成,我们每个人都贡献了一份力量。

  谁也少不了。

  第二可怕:我们狭隘而急功近利的教育

  我们的教育最重视两个点:成绩和意识形态,但忽略了关于人性、生命和生活常识。

  而对一个个体生命来说,后者往往更重要。

  两个被骗的学生都已经成年,按道理来说心智应该已经成熟。如果他们拥有足够的生活常识,也许诈骗就不会得逞。

  但是,可惜没有如果,无论是我们的家庭教育,还是学校教育,在这一块做得都不够好。

  其次,就是我们对生命的认知。

  我们的教育必须告诉孩子们,生命是上天赐予我们比其他绝大部分东西都要可贵的礼物。

  对于一个贫困家庭来说,9900元确实不是个小数目。但是和一个美好的生命相比,却又太轻。

  悲剧已经发生,逝者已矣,我们当然不应该去求全责备,这也不是他们的错。

  但是,我们必须要从中反思,因为这不是个例,而是一个社会问题。

  既然是社会问题,就是匹夫有责的问题。

本文地址https://www.scmenglue.com/xlzl/1017.html